原创艺术与设计12-15 06:33

摘要: 点击上方“艺术与设计” 可以订阅哦!

点击上方“艺术与设计” 可以订阅哦!


随着数字媒介和新媒体艺术在全世界更加蓬勃的发展,更多传统文化艺术行业加快了在传播方式以及平台运作等多方面的改变。更多的年轻插画师放弃传统纸质媒介,义无反顾的选择以数字媒体作为自己作品的表现方式。但新加坡的两位年轻艺术家德君汉·哈纳坯(Djohan Hanapi)和吴云瑾(Goh Yun JinMarilyn)却没有像其他同行那样一股脑的随波逐流,他们从艺术学院毕业后,于2014年成立了自己的出版及印刷工作室-Knuckles & Notch,始终坚持纸质原创艺术书(Art Books)和孔版印刷术(Risograph)的创作,作品多次参与德国柏林艺术书展(Berlin Artbook Fair), 洛杉矶艺术书展(LA Artbook Fair)及纽约艺术书展(NY Artbook Fair),并于众多本土及国际艺术机构合作,在孔版印刷和艺术书领域快速的崭露头角。


 > 巴塞尔艺术书展2017


“我的名字叫德君汉·哈纳坯,我是一名插画师也是版画师。我经常会做一些丝网版画作品(Silkscreen Print),并运行一家独立出版及孔版印刷工作室-Knuckles & Notch。我们主要是通过孔版印刷技术(Risograph)来输出作品,出版原创的艺术书。我们的工作室主要是由我以及一位新加坡摄影师吴云瑾一起运行。” 哈纳坯说。毕业于新加坡南洋艺术学院(Nanyang Academy of Fine Arts)的哈纳坯对模拟打印(Analogue Printing)非常痴迷,他说他在学校的时候,就不是很循规蹈矩的那种学生,比较喜欢打破创意中一成不变的东西,寻找更好玩的方向,更喜欢通过观察,或者通过想象力去发掘一些事物固有印象背后的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并把这些臆想的内容添加进自己的作品。哈纳坯觉得模拟打印和孔版印刷给于他在创作技巧和视觉效果方面更多的可能性,孔版印刷打印机成为了他在艺术书创作方面至关重要的伙伴。



 > 柏林艺术书展2016合影


吴云瑾在7年前毕业于新加坡拉萨尔艺术学院(Lasalle College of the Arts)的平面设计专业, 她坦言自己虽然是一名摄影师,但其实更喜欢别人叫自己视觉艺术家(Visual Artist)。“摄影师这个职业让我逐渐明白了生活的每一个瞬间都是稍纵即逝的,捕捉并让自己记住那些在生命中特别重要的时刻是多么的重要。摄影的过程总是会给予你一种空间,去感受创意和心灵的交流,并获得自由。通过作品来记录那些动人的故事,保留住那些值得记忆的快乐和冰冷昏暗的时光。我总认为,人总会随着年纪而老去,然后死亡,但照片却会永远留存。”吴云瑾说。


因为痴迷才有成长


> 《滑板神庙》艺术家合作作品/Mister Tucks


Knuckles & Notch是在2014年在新加坡创立,说起创立的初衷,插画师哈纳坯告诉我们,他和摄影师吴云瑾是在一次纽约艺术书展上发现了孔版印刷技术的魅力,这让他们非常着迷。哈纳坯说:“我们很想推广这项印刷技术,其实在新加坡运用孔版印刷技术的插画师真是少之又少,我们觉得如果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推广它,其实还是会获得不错的发展空间的,同时也可以让消费者在数码设计及印刷方面得到更多可行的,高质量的平面及版画作品。出于这个简单的原因,我们就开始长期和很多本土艺术机构及艺术活动合作,有计划的推动孔版印刷和艺术书创作。”


 > 《前进吧新加坡》艺术家合作作品 /Aditia & Awool


哈纳坯坦言其实选择在当下坚持运用传统艺术媒介进行创业是很不容易的,但因为他们两个人对版画的痴迷,还是义无反顾充满热情的坚持创作,希望工作室能够获得更大的发展。当问到创作灵感的来源时,哈纳坯笑着说:“其实寻找灵感也不用去很远的地方,在这里就有很多机会去发现身边其他民族的文化和传统,就好像我是马来人,而我的合伙人是一名新加坡华人,我们的传统和信仰有时候会相容在一起,并创造出很多灵感,并把它们画出来成为我们的作品。新加坡的艺术市场毕竟是有限的,目前应该说有一点饱和,但现在互联网的国际化程度很高,我们可以通过好像Instagram这样的平台让更多的策展人和艺术机构发现我们,我们也一直在非常积极的参与更多其他不同国家的艺术书展。在立足本土的前提下,很希望能与更多不同地区,或者不同类型的艺术家和创意人合作。”



> 《圣殿》艺术家合作作品/Aditia & Awool


其实当下流行的数码和新媒体作品中充斥着大量跟风的,粗制滥造的作品,这是每一次新技术革命发展初期的必然现象,当市场回归理性,好的作品还是好的作品,昙花一现的作品还是避免不了被淘汰的命运。哈纳坯坦言自己更喜欢创作一些在内容上充满趣味的作品,传统艺术媒介仍旧充满迷人的魅力,好的作品绝对不仅仅是表面的技术那么简单,还是要表达人性,艺术家需要抛开表面去寻找更深处的洞察。“传统媒介依旧有它的魅力,好的内容还是会有发展的空间,我们能在短时间内发展起来,这就说明了还是有很多人喜欢纸质媒介的,关键看你的内容是否具有足够的魅力。”哈纳坯说。


千人千面,人有两面


千人千面的同时,其实每个人都还有他的两面性。哈纳坯通过恶搞白雪公主的形象,重新编撰了白雪公主的故事情节,把代表传统女性形象的白雪公主与现代社会更加开放的女性进行了颠覆性的结合。他说:“白雪公主同样是有双面性的,在读童话故事的时候,我们熟知的是她纯洁无暇的一面,但当我们长大成人之后,我更想展现她的另一面,不同于我们传统印象中的一面。”当问到哈纳坯谁是自己最喜欢的艺术家时,他毫不犹豫的说美国黑人艺术家让·米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是他最喜欢的艺术家之一,他说:“他的画给予了我很多灵感,他的粗糙,他的勇敢,这种影响让我受益匪浅。我很喜欢观察事物,从各种不同的事物中发现激发自己灵感的一面。我会经常关注那些在网络上经常上传自己照片的陌生人,他们都很有趣,这些都给予我滔滔不绝的灵感。” 但现实中的哈纳坯并不想生活在他自己创作中的那个世界,他说:“对于我来讲,也许有点扭曲了,也过于超现实。我估计我在那个环境里无法生存。我的作品来自我个人比较不真实的思想,所有内容都来自一个非常明确的,完全想象出来的世界。白雪公主这个系列应该说是一部完全不受期待的,被强加的情色童话剧。我总觉得童话故事里的角色是有很多面的,把它们更接近人的一面展现出来应该会比较有意思吧。”


1 > 《懵懂》 艺术家合作作品 /Jacqueline Goh

2 > 工作室作品《白雪公主》系列作品手提袋

3,4 > 工作室作品


吴云瑾的创作灵感来自于自己以及周围人的一些日常生活,还有人类的某些悲剧化情景,她喜欢通过自己的解读,把人们日常发生的一些故事发展成属于自己的一种解读。就在最近,她对美国现代诗人及音乐家吉尔·史考特·赫南(Gil Scott Heron)很迷恋,也许某一天,她的作品可以成为一部纪录片,通过自己的作品真实的讲述自己的生活。吴云瑾说自己其实已经住在她所创作中的那个世界之中很久了,她说:“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对于我来说,理想主义中既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我的作品就是一部默片,题材全部来自真正生活的人。”


小成就与新开始


短短三年的时间,Knuckles & Notch工作室就在新加坡立足并开始参与世界各地的艺术书展,从2017年开始,Knuckles & Notch工作室开始增加与新加坡国家图书馆,新加坡泰勒版画院(STPI)等更多机构和学校的合作,并作为驻留艺术家受邀到耶鲁大学新加坡国立大学学院(Yale-NUS College),作品同时参与东伦敦漫画艺术节并在伦敦Foyles Gallery展出。面对这些成绩,哈纳坯说自己有时候觉得算是有点小成功,但有时候又觉得其实没有怎么样,“思考这种事情有点浪费时间。”哈纳坯笑着说。虽然有艺术经费的部分扶持,但现在新加坡在艺术行业的竞争也很激烈,迷恋你所做的事情是一方面,但也会遇到风险,也不是所有做艺术行业的都很好。Knuckles &Notch工作室经过一系列的发展,哈纳坯最近有些怀旧,他说自己一直在寻找一些他年轻时候刚刚开始画画时候的作品,这些对他自己来说非常重要,哈纳坯说:“我最近一直在实验一些不同的孔版画风格,同时模仿一些老式漫画。”


 > 吴云瑾映像作品


吴云瑾的怀旧和她的伙伴有些不同,她说对自己更重要的作品表现的都是那些关于她所拍过的,但却不再联系的人,以及一些她不会再去的地方。“我最近在用孔版机做一些图片杂志,这个过程就好像我们在用自己的孩子为自己谋利,我们好像是那种非常坏的父母,哈哈哈。最近我突然很想和我母亲做一个合作,她是新加坡60-80年代时期的华语诗人和记者,但很遗憾,我的中文不是很好,这对我妈妈来说也许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但我很想用我母亲的相片做一本摄影集,并让她口释我的这些照片,然后用孔版画打印出来。”


artdesign_org_cn

艺术与设计

长按二维码可以扫描关注我们哦!